风险提示
风险提示: 律动 BlockBeats 提醒,根据银保监会等五部门于 2018 年 8 月发布《关于防范以「虚拟货币」「区块链」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提示》的文件,请广大公众理性看待区块链,不要盲目相信天花乱坠的承诺,树立正确的货币观念和投资理念,切实提高风险意识;对发现的违法犯罪线索,可积极向有关部门举报反映。或联系律动tousu@theblockbeats.com。
举报
简体中文 繁体中文
English(Google translation)
登录/注册
热门排行
热门搜索
没有找到搜索内容
查看更多
假如索罗斯要摧毁比特币,他会怎么做?
每日热点 2020年01月17日 12:40
雪崩来临的那天,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歌舞升平,十年了。


大家从没有认真思考过比特币会不会有一天迎来真正的崩盘,以及那时的模样。高举永恒牛市旗帜的多头自然没有想过,没有多元思考无脑唱衰的空头也没有细致想过。


区块律动 BlockBeats 本文的写作目的绝非简单唱多或唱空比特币,而是讨论一个有趣而严肃的话题:比特币在目前看似光明的发展前景下,必然会遇到哪些危机?既然诸多资金力量不看好比特币,他们为什么没有大举做空?如果有一天,索罗斯们真的进场了,他们又会怎么操作呢?

让我们想象一个 4N 年后可能出现的场景。

比特币的价格此时在 5 万美元徘徊,流通市值终于达到万亿美元的门槛。

市场对比特币的认识已经几乎同化为数字黄金、储值手段,随着一些第三世界小国宣布将比特币作为资产储备,马斯克的火箭走向流水线,比特币支持者的宣传口号甚至更加具有穿透力——比特币是新世纪的外汇储备,是 22 世纪的星际货币。




那些曾经唱衰比特币的人——无论是理智分析的投资者,还是拍脑袋的路人,都被每一个持币者嘲笑为「看不懂时代的人」。

什么时代?西方经济下行需要资产对冲的时代,部分国家恶性通胀需要储值的时代,地缘政治紧张需要避险的时代,以及买入即赚钱的时代。

仿佛一切已经盖棺定论,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

盛世之下,危机四伏。

矿工们很快乐,大家用着先进的机器和金融工具,悠闲地计算着自己每天、每月的收益,熟练地运用远期合约进行套期保值,他们中的一些人也囤积了一些比特币,期望着比特币将来 100 万美元一枚的那一天。

投资者们也很快乐,世界上从来没有一种资产能够如此快速而持续地增长。在这期间比特币的金融衍生品市场也迅速发展,不少投机客利用期货和期权的高杠杆性,贪婪地享受着波动率带来的快感,任何其他大类资产都不能带来这么大的机会。

最快乐的还是在产业链上游掌控金钱的人们。他们有的依靠着每天交易员们的短线厮杀日入千万美元,有的依靠行业越来越大的借贷需求而满载而归。此时的比特币市场已经趋近成熟,相比 2020 年的挖矿、交易,越来越多的组合产品成为普通大众的入场首选。

金钱的味道让大家着迷,没有人在意行业的数据正在走向深渊,毕竟看空的人都是傻瓜,至少他们没赚到钱,不是么。

在那个时候,矿工借贷挖矿、分期购买矿机已经成为常态,付全款的人那就是不会运用杠杆工具的傻瓜。

此时,全球比特币矿业的综合负债率已经达到 70% 以上,这意味着大量的矿工正在借钱使用杠杆挖矿,只要借款的利率小于挖币的收益率,这就是划算的生意。

索罗斯来了,那个带着国际游资的狙击手来了。




索罗斯先在现货市场购入了 X 亿美元的比特币,不仅是索罗斯进场,还有更多的索罗斯们也在进场,他们是索罗斯在国际上的游资友军,各式各样的投资基金支援到做多行动上来,那时候恰逢比特币第 N 次减半炒作,并且形成了当时炒作行情时最汹涌的买盘,区块链投资机构和媒体们振臂高呼:正规军进场了!让我们拥抱比特币时代吧!

在完成现货端的建仓、市场情绪进一步走向高潮后,索罗斯开始加码在比特币近月的期货多头仓位。

在一根长阳之后,衍生品市场的多头如千军万马般呼啸而来,市场的空头变得越来越少,能够阻挡多头的似乎只有多头自己的平仓操作。

账面浮盈已经颇多的索罗斯开始秘密命令助手做了一个操作——买入远期的虚值看跌期权。

那时候期权交易已经像 2020 年的币币交易一样普及和成熟,流动性水平大幅提高,索罗斯的建仓过程显得很轻松。

那时候没有人觉得比特币会再次跌破 2 万美元,毕竟比特币一直是螺旋上升的。何况,现在比特币已经因为索罗斯的现货买盘涨到接近 10 万美金了,期权的卖方欣喜地发售在 2 万美元行权的看跌期权,计算着下一年又会有多少权利金能够无风险入账。

他们不知道,这些虚值看跌期权的买方对手盘正是索罗斯,而期权正是索罗斯此次猎杀的必经之路。当你在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你。

在比特币正式突破 10 万美金后,推特沸腾了。




麦咖啡重新表示当年的五十万美元预言不是玩笑话,是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马斯克表示比特币是不是 safe word 已经无关紧要,重要的是太空旅行将仅支持比特币支付。知名交易员小 K 在某交易论坛讲述起自己做多比特币一夜暴富的经历,矿工小 B 眼看矿机价格水涨船高,只好加大杠杆力度——继续干!

这时,索罗斯准备出手了。他又秘密安排助手开始卖空比特币远月的期货。由于市场处于强劲的多头趋势,第一批空单很快就集结完毕。索罗斯没有继续做空,而是停下来观察事态的发展。

想要复刻做空英镑、泰铢的好戏,索罗斯知道这还远远不够。

那时候,比特币矿机的 80% 已经转移到了 M 国,而 M 国的算力大部分集中在 N 州。索罗斯联络了 N 州的地方官员,阐述了自己对比特币过热估值过高、矿业杠杆率走向畸形、想要做空比特币的想法,并且表示自己这次集结了知名国际游资 P,策略上几乎万无一失。如果对方能够予以「消息面上的帮助」,索罗斯愿意在事成之后予以盈利分成的 10%。

为了拿到市场上比特币流通盘和比例的精确数据,在导出区块浏览器的数据精确分析后,索罗斯深知必须要拿下交易平台这个黑匣子,他找到了当时 M 国最大的交易平台 H 所负责人。索罗斯告诉对方,收取十年的交易手续费不如跟我干这一票,况且知名游资 P、N 州地方官员都已经加入了空军联盟。他表示,只需要知道 H 所期货多头大户的爆仓点位,和账户剩余保证金的资金量,就能够以更少的资金实现精准打击,并且许诺事成之后将节省的资金成本全部分给 H 所负责人。

索罗斯明白,市场已经是岌岌可危的高楼,他将会是那个点火的人,却仍然需要更多火上浇油的机构。

于是,他开始联络上文提到的知名国际游资 P,详细解释了自己做空的逻辑:挖矿行业相当于比特币的一级市场,而现在比特币的矿业已经十分紊乱,这是衰败的前兆。资金借贷公司没有再像原来一样认真审核客户的信用资质,而是为了更快地赚钱放款随意,大量矿工拿到了贷款后购买更多的矿机,凭借这些矿机企图拿到更多的贷款,数据显示整个矿业的负债率已经远远超过 70%。部分嗅觉敏锐的云算力公司已经开始兜售未来 100 年的算力。

同时,二级市场散户的避险需求催生了比特币价格保险产品,加密资产金融公司不再像过去一样注意风控,而是习惯了单纯做期权市场的卖方,美滋滋地收着一份又一份「租金」。

索罗斯斜着嘴笑了笑,仿佛看到了猎物即将被捕那样兴奋,他继续说道:要知道,比特币的挖矿成本是 8.5 万美元,现价 11 万美元。现在又恰好是减半的时间点,矿工的区块奖励收益会骤降,只要把价格砸穿 7 万美元,就一定能够引发高杠杆矿业的死亡螺旋,现在市场那些多头都会成为我们最绚烂的燃料,他们的连环平仓又会让期权卖方手足无措。而且,做空比特币是这个世界政治正确的事情,无论是股市还是商品,都可能会有不可抗力阻挠我们的计划,而资金面博弈近乎到极致的比特币是最好的屠宰场。

看对方还是有些犹豫,索罗斯补充道: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我已经拿下了 N 州地方官员、H 所负责人,无论是消息面还是数据面,我们没有失手的可能。这些头寸策略我已经布局完毕,就等待你的加入了。游资 P 的负责人点了点头。

大幕拉开。




(2020+4N)年 12 月 24 日,索罗斯决定在大家放松警惕的平安夜重拳出击。


当晚,索罗斯突然在远月合约分多笔抛售了 10X 亿美元的比特币空单,引发比特币从最高 12 万美元坠落,由于拿到了 H 所的持仓数据,索罗斯在每个点位的操作都很精妙,最终成功引发了多头的连环踩踏,价格最低暴跌至 9.5 万美元附近。

第二天,当部分勇敢的现货抄底盘涌入时,索罗斯开始大肆抛售之前购入的 X 亿美元现货比特币,圣诞节晚加密圈无眠,投资机构和媒体们闻风而至,开始撰写索罗斯抛售比特币、疑似做空的文章。

12 月 26 日,空头情绪开始在市场蔓延,知名国际游资 P 加码空单,市场开始陷入恐慌。索罗斯立即联系了 M 国 N 州的地方官员,对方随即在 N 州发布了有关彻查比特币违法用电的通知,以及《N 州抵制比特币投机倡议书》,并呼吁 M 国议会关注比特币不合理的投机和浪费电力现象。比特币毫无悬念地跌到了 7.5 万美元。

12 月 27 日,索罗斯原先持有的比特币期货多单进入实物交割,以 7.5 美元的单价再次拿到总价值 5X 亿美元的比特币现货。

12 月 28 日,索罗斯倾售交割所得的比特币现货,市场进入深渊,推特中「比特币传销、区块链骗局」成为热搜关键词。

麦咖啡再次发推表示,自己的五十万美元预言明显是玩笑话,大家不必当真。马斯克也表示,比特币由于价格波动过大,不再适合作为星际旅行的支付货币。知名交易员小 K 在论坛留下一句「再见了!」就再也没有出现。至于矿工小 B?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因为比特币早已跌破 4 万美元,矿机价格跳水,挖矿入不敷出的同时自己无力偿还高额贷款,为了妻子和儿女,他只能销声匿迹般隐姓埋名。

12 月 29 日,被历史称为比特币的黑色星期五,随着多头的节节溃败,以及产业链多米诺骨牌式的倒塌,比特币价格已经跌破 2 万美元大关。加密世界最大的「银行」Q 宣布破产,无力偿还用户资金和相关保单;而 M 国最大的矿机生产厂商 S 宣布永久暂停矿业业务线,转而进军太空旅行机器芯片的研发。

市场一片哀嚎中,索罗斯早期买入的虚值看跌期权开始成为实值期权,那一晚他赚了 500X 亿美元。

这个故事根本不可能发生,因为......

相信很多读者在看完上面区块律动 BlockBeats 的故事后,第一反应会是上面这句话。

的确,上述故事在数字的描述上做了夸张化的处理,但不得不承认的是,这一切从宏观逻辑上是成立的——或者说,现在的客观条件暂时不成立,但不代表以后不会成立。

索罗斯们之所以现在不会这么操作,一来是比特币的流通盘不够大,还不能满足大鳄们的胃口,二来是比特币的矿业杠杆率还不够高、期权等衍生品市场流动性仍然欠佳。现在的加密世界头部公司仍然有着底线和初心,但如果在未来的高速发展中失去了这些珍贵的东西,其后果就将演绎成上面的故事。

区块律动 Blockbeats 真正想在这篇文章传达的,绝不是唱衰或看空,而是希望给行业一些启发和警示。



比特币索罗斯

每日热点

扫码下载律动APP

专业区块链研究机构 与资讯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