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险提示
风险提示: 律动 BlockBeats 提醒,根据银保监会等五部门于 2018 年 8 月发布《关于防范以「虚拟货币」「区块链」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提示》的文件,请广大公众理性看待区块链,不要盲目相信天花乱坠的承诺,树立正确的货币观念和投资理念,切实提高风险意识;对发现的违法犯罪线索,可积极向有关部门举报反映。或联系律动tousu@theblockbeats.com。
举报
简体中文 繁体中文
English(Google translation)
登录/注册
热门排行
热门搜索
没有找到搜索内容
查看更多
V 神回顾 Gitcoin 融资,他为什么喜欢这个项目?
其他 2019年11月04日 20:10
V 神为什么喜欢 Gitcoin?

原文作者:Vitalik Buterin's website
原文翻译:区块律动 BlockBeats-HQ



特别感谢 Gitcoin 团队,尤其是 Frank Chen 为我提供的这些数据

新一轮的 Gitcoin Grants 二次融资刚刚结束,我们刚公布了每个项目的融资额。以下是前十名:




总共有 477 名捐赠者向共计 80 个项目捐赠了 163,279 美元,再加上匹配池中的 10 万美元。将近一半的融资来自 4 个超过融资 10,000 美元的项目:其中 Lighthouse 获得 37,500 美元,Gas Station Network, Black Girls Code 以及 Public Health Incentives Layer 分别获得 12,500 美元。在剩余的融资中,约有一半项目获得介于 1,000 到 10,000 美元之间不同规模的小额捐款。但更重要的不是原始捐赠金额,而是二次融资机制(quadratic funding mechanism)所采用的补贴方式。Gitcoin Grants 作为支持以太坊生态系统中有价值的公共品,但同时也作为这种新的二次捐赠匹配机制的试验台,测试它能够如何履行创造一种民主、市场化和高效的公共品融资方式的承诺。这一次,Gitcoin Grants 使用了基于成对有界协调补贴的修正公式,其目标是将协调参与者的大贡献额的扭曲程度最小化。让我们来看看目前实验进展如何。

判断结果

首先,关于这个结果。归根结底,每一种资源分配机制,无论是中心化的、基于市场的、民主的还是其他的,都必须经得起产出成果的检验,否则迟早会被抛弃,人们会转而寻求另一种被认为更好的机制,即使它在哲学层面上来说不是最优的。对结果的判断,本质上是一种主观的行为;任何一个人对一种机制的分析,都不可避免地会受到结果与他们个人的喜好和品味的契合程度的影响。然而,在一个机制确实产生了令人出乎意料的结果的情况下,人们应该利用这个机会来学习,看看是否遗漏了在该机制中其他参与者所掌握的一些关键信息。

在我自己的例子中,我发现最好的结果非常令人满意,并且是一个对以太坊社区发展有好处的、非常合理的项目列表。这些资助和来自以太坊基金会资助之间的一个差异是,以太坊基金会的资助基本上都集中在技术项目,而只有一小部分是在教育和社区资源领域,而在 GitCoin 的资助中,虽然技术项目仍然占主导地位,EthHub 排名第 2,接下来是排名 14 的 defiprime.com,cryptoeconomics.study 排名 17。鉴于这种情况,我个人认为以太坊基金会(EF)犯了一个真正的错误,即在对社区/教育机构的资助太少,而 Gitcoin 的「集体本能」是正确的,在新二次市场民主时代中领先 1 分。

另一个让我出乎意料的结果是,Austin Griffith 的项目获得了第二多金额的资助。我个人从来没有花太多时间去思考过 Burner Wallet,虽然我知道它存在,但在我的心里,我并没有把它看得太重,我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客户端开发、Layer 2 扩展性、隐私和较小程度上的智能合约钱包(后者是排名第 8 的 Gas Station Network 的一个关键用例)这些领域。在看到 Austin 在这轮 Gitcoin 融资轮次中令人印象深刻的表现后,我询问了一些人,这是怎么回事。

Burner Wallet,是一个非常简单易用的「安装型钱包(insta-wallet)」,非常容易使用:只需将它加载到桌面或手机上就可以了。它在 EthDenver 大会上一炮而红,被成功地使用在食品卡车上出售食品,而且对一般人来说,都会欣赏它的便利性。但它的主要缺点是安全性较差,而且支持 xDAI 的这个功能,是基于一个需要许可的区块链网络的。

Austin 获得的 Gitcoin 的资助,是用于项目后续开发的,但我听到了一种批评的声音:有很多项目雏形,但相对而言,这些项目「完成的事情」却很少。还有一种批评认为,尽管 Austin 和其他人一样伟大,但很难说他的项目对以太坊的成功来说,会跟有如 Lighthouse 和 Prysmatic 一样重要,尽管人们可以反驳说,重要的不是总价值,而是给一个特定项目或个人额外的 10,000 美元所产生的边际价值。不过总的来说,我觉得是二次融资(Glen 会说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会倾向于选择具有平民化应用的项目,比如 Burner Wallet,这种选择倾向,对于以太坊过去塑造的科技精英(包括我自己)影响力的形象来说,是非常必要的纠正措施。过去他们经常看重技术上的影响力,而低估了那些让人们很容易参与到以太坊网络的、简单而快速的东西。虽然这一点稍微有点模棱两可,但我想说的是,Gitcoin 在新二次市场民主时代中再领先 2 分。

但最让我失望的是,Gitcoiner-ati 无法为 Gitcoin 的自身维护给予更多支持。Gitcoin 可持续发展基金(Gitcoin Sustainability Fund)只从 18 名参与者那里获得了共计 1,119 美元的原始捐款,加上 202 美元的匹配资助。用户在资助给 Gitcoin 时,没有包含在二次匹配计算的情况,又增加了额外的 5% 的补贴,大约 1,000 美元。对于 Gitcoin 用户为实现二次融资所付出的努力来说,这还远远不够;Gitcoin 显然应该得到这轮资助总额的 0.9% 以上。与此同时,以太坊基金会(以及 Consensys 和个人捐赠者)一直在向 Gitcoin,包括支持 Gitcoin 本身的项目,进行资助。希望在未来几轮的融资中,人们也会支持 Gitcoin 本身,但就目前而言,传统的以太坊基金会技术作派赢得一分。

总体而言,虽然二次融资发展尚未成熟,但对现有机构的融资偏好来说,似乎是一种非常有效的补充,值得继续发展下去,甚至在未来可以增加其资助规模和项目范围。


成对有界二次融资 vs 传统二次融资

第 3 轮不同于前几轮,它使用了一种全新的二次融资方式,即限制了每对参与者的补贴。例如,在传统二次融资(QF)中,如果两个人每人捐赠 10 美元,那么补贴为 10 美元;如果两个人每人捐赠为 1 万美元,那么补贴为 1 万 美元。传统二次融资的这一特性,使其非常容易被串通和滥用:比如,一个项目的两个关键员工(甚至可能是同一个人拥有的两个假账户),可以各自捐赠尽可能多的资金,然后获得非常大的补贴。而成对有界二次融资(Pairwise-bounded QF),则是根据所有成对贡献者的捐赠,来计算项目的总补贴,并为特定的一对参与者可以触发的总补贴(在所有项目上的)做了最大限度的约束。成对有界二次融资,还对由大型贡献者控制的项目设置了一般性惩罚:



成对有界二次融资/原始二次融资



与传统二次融资相比,在成对有界二次融资中,损失最大的项目似乎是那些获得大额资助(有时是两个)的项目。例如,「为解决 EVM 共识机制缺陷,而获得资助的 fuzz geth 和 Parity」,与他在传统二次融资中能够得到 2000 美元相比,在成对有界二次融资中只匹配到了 415 美元;减少的原因是,匹配的资助是主要由两个 4500 美元的大额资助所决定。而 cryptoeconomics.study 则获得了 1274 美元,比传统二次融资中的 750 美元增长了近一倍;这是因为该项目收到的资助种类繁多,尤其还是缺乏大额的赞助:cryptoeconomics.study 获得的最大捐款额仅为 100 美元。

成对有界二次融资的另一个值得一提的特性是,它具有跨组项目的特权。也就是说,如果有 A 组有自己经常支持的项目,而 B 组也有自己通常支持的项目,那么设法从这两个组获得支持的项目,将获得更多的补贴(因为组之间的配对没有饱和)。这些结果中,是否出现了建造桥梁的动机?

不幸的是,作为一名社会科学家,我的职业荣誉准则要求我报告负面的结果:以太坊社区还没有足够的内部部落结构来实现这样的效果,甚至当存在相关性差异时,它们似乎并没有与由于「成对有界」而产生的更高补贴之间有紧密联系。以下是参与不同项目的人员之间的相互关系:




一般来说,所有项目之间的相关性,都是弱正相关,只有少数项目的相关性会更大,还有一个项目的相关性几乎为零:Nori(本图中为 120)。然而,Nori 在成对有界二次融资中表现不佳,因它获得的资助中,有超过 94% 是来自一笔 5000 美元的捐款。

大项目的主导地位

我们在这一轮中看到的另一个模式是,那些受欢迎的项目,并没有获得成比例的大额资助:




明确地说,这不仅仅是说「更多的贡献,会获得更多的匹配」,而是说「更多的贡献,会获得更多的匹配的贡献的每一美元」。按理来说,这就是该机制的一个预期功能。能够获得更多人捐赠的项目,代表着能为更广大公众服务的公共品,因此出现公地悲剧(tragedy of the commons)的情况则更为严重,因此,应该对它们加倍资助,作为补偿。然而,从列表上来看,很难说 Prysm(获得捐赠 3,848 美元,匹配 8,566 美元)比 Nimbus(获得捐赠 1,129 美元,匹配 496 美元)更是一种公共品;因为对于不知情的人来说,Prysm 和 Nimbus 都是 eth2 的客户端。这种机制的失败看起来并不太严重,因为平均而言,接近顶部的项目似乎确实是在为更多的公众服务的,而接近底部的项目似乎确实是利基市场,但很明显的一点是,至少有一部分差距不是由于真正的公众利益造成的,而是由于关注度的不平等而造成的。N 个单位的营销行为可以吸引 N 个人的注意力,理论上是可以获得 N^2 的资源。

(# 区块律动 BlockBeats 注:公地悲剧,Tragedy of the commons,指一种涉及个人利益与公共利益(Common good)对资源分配有所冲突的社会陷阱(Social trap),即有限的资源注定因自由进用和不受限的要求而被过度剥削。由于每一个个体都企求扩大自身可使用的资源,最终就会因资源有限而引发冲突,从而损害所有人的利益。)


当然,这可以通过一种「顶层」的风险投资方式来解决:新生项目可以获得投资者的支持,作为回报,当他们获得大笔匹配资助资金时,他们可以给予相应的一部分。这样的事情最终还是需要做的;预测未来的公共品和预测未来的私人品一样重要。但我们也可以采用较小的「赢家通吃」方案;最简单的就是调整二次融资的公式,使其使用指数值为 1.5 而不是 2。下一轮的 Gitcoin Grants 用这样的公式 (\left(\sum_i x_i^{\frac{2}{3}}\right)^{\frac{3}{2}} instead of \left(\sum_i x_i^{\frac{1}{2}}\right)^2),来看看结果会是什么样的。

个人杠杆曲线


一个关键的问题是,如果你捐赠 1 美元,5 美元,或 100 美元,你能对一个项目获得的资金产生多大的影响?幸运的是,我们可以用这些数据来计算这些 delta 值!




图中不同的线代表不同的项目;支持现在已经很大支持的项目,你将获得一个更大的乘数。在所有情况下,第一个美元的捐赠,都是非常有价值的,而且在某些情况下,匹配率将超过 100:1。但第二个美元的价值要低得多,匹配率很快就会逐渐降低;即使是那些获得支持最大的项目,当捐款额从 32 美元增加到 64 美元的时候,也只能得到 1:1 的匹配,而那些超过 100 美元的捐赠,则会变成几乎没有匹配的直接捐赠。然而,因为存在在灰色市场上获得看起来合法的 Github 账户来支付这些成本的可能性,因此对任何特定账户来说,可以直接使用的匹配资金的上限被设定为几百美元,似乎是一个非常合理的解决措施,尽管它将大部分匹配效果限制在小规模捐赠上,需要花费一些成本。


结论

总的来说,这是迄今为止,规模最大、数据最丰富的一轮 Gitcoin 融资。它成功地吸引了成百上千的捐赠者,达到了我们最终可以看到产生的许多重大影响的程度,并消除了更多幼稚的小规模串通带来的影响。这个实验似乎已经产生了有价值的信息,未来的二次融资实施者可以用来改进他们的二次融资。Austin Griffith 发生的事情也很有趣,因为相对而言,他收到的 23,911 美元资助,如果资助能够定期重复发放,那么就会接近达到开发者的平均工资水平。这意味着,如果 Gitcoin Grants 继续正常运作,能够吸引并扩大其捐款池,我们可能会看到出现第一个由二次匹配补贴推动的捐款资助的「二次自由职业者」,即一个直接「为公众工作」的人。因此在这一点上,我们开始看到更多的新组织形式的实验,作为基础层之上的二次融资的小工具。总而言之,这预示着一个激动人心的、全新的公共品资助的未来正出现在我们面前。

Gitcoin

扫码下载律动APP

专业区块链研究机构 与资讯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