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律动官网
扫码登录后可以使用日历,收藏文章
扫码下载 专业区块链研究机构 与咨询平台
从新资产到新的社会行为与商业模式——Mable手记
USV
Web 3
Blockstack
收藏
分享文章
从新资产到新的社会行为与商业模式——Mable手记
区块律动BlockBeats 2019-09-22

作者 Mable Jiang 是 Nirvana Capital(涅槃资本)的合伙人,Mable 作为特邀嘉宾参加了区块律动 BlockBeats 主办的 Web 3.0 小型座谈会 ,和两位 USV 现在和曾经的合伙人 Nick Grossman 和 Brittany Laughlin 聊了聊(注: Blockstack 的 Brittany Laughlin 在 2012-2016 年期间于 USV 供职),在此把过去一段时间一些碎片化的想法沉淀下来,新的旧的。


关键词:
资产
大规模应用
产品形态


资产:现在人们一般定义的资产可能在未来只是众多资产的一部分

资产通证化这个概念对很多人都不陌生,但是每当说起资产,很多人想到的都是日常接触到的房子车子艺术品,等等,所以在之前 STO 火的一阵,众多包装过本质上是像 REITs 的证券化通证层出不穷。

但我这里想讨论的资产,是传统意义上没有被当作资产对待,或者拥有者在之前因为缺乏抓手而无法定量拥有的资产。

简单容易理解的比如数据,大家对 Web 3.0 比较公认的一个宏图就是实现个人数据的自治。过去互联网巨头大量使用人们的数据,是本质的商业变现模式,但是严格意义上不算明确的资产,因为它们无法被生产者自己控制买卖,使用权和所有权也没有被清晰定义。这就回到了究竟谁拥有数据的问题,当然这不是这里讨论的重点。通证化的确能够使数据更明确地作为可量化的资产被不同方交易,所有权和使用权也进一步明晰。虽然李彦宏说的「中国人会愿意用隐私换方便」从某种程度上的确反映现状,但是我也相信能否获得人们的选择,取决于是否切中痛点地正确激励:如果产品一样好用,你还能对自己的数据有自主选择地变现,你会上车吗?

但我更期待的是之前可能从未被人认为会是资产类型的一些使用权,会因为通证化更容易流转的特性,从而前所未有地让某物品在某段时间内的使用权也成为了一种资产。本质上它是共享经济的下一代形态。今天,你叫一个滴滴,你所购买的实际上就是司机师傅在这一段时间内的服务使用权。那么艺术品的资助权呢?电子广告牌的使用权呢?甚至内容创作的版权呢?


经济问题源于治理机制不完善和资源/激励错配,那么通过智能合约做到的,就是更低损耗、不需人工管理、更细分的权益换手。比如 Patronage as An Asset Class ( 注1)一文中提到的在哈勃格税体系下,艺术品的资助权变得易于流转,不仅数字艺术品本身是资产,一个人作为一件艺术品在这段时间内的 patron(资助人)的权益,也是一种资产。这个权益可以通过调节艺术品的价格来转手或者赠予(你送给另一个人的前一秒你将它的价格设置为 0,对方就可以不用一分钱获得这个艺术品,然后继续按他自己定的价格来对艺术品进行资助)。(关于以上具体操作请看文章:《一块广告牌—二十一世纪的共享广播站?》(注2


另一点则是随着技术的成熟,freelance(自由职业)在越来越多的人生活中变成了一种选择,越来越多的人们有可能从公司制度中解脱,人们可以精确而优雅地获得某段时间的贡献相应的回报而不需要太多冗余的沟通。我甚至开了一个脑洞,比如 Blockstack 上面有一个类似「石墨文档」的应用(注3)。如果「禅与宇宙维修艺术」的每个作者都用自己的通用 ID 登陆进去写一段小说接龙,一边写一边可以开一个多重签名的打赏奖金池,需要每一个有编辑权限的作者签名才能把打赏拿出来,然后透明按每个人的贡献(比如说小说字数的百分之多少,举个例子,不一定完全公平)显示每个人实时应得的奖金数量。如果其中一个不想继续参与接龙了,也可以直接提出应有的奖金,或者以溢价将参与权转手给别人(假设到时候小说很火,很多人都想参与写)。

大规模应用:从 Web 2.0 来还是 3.0 原生来的问题好像已经没有那么重要


最近在跟不少海外投资人聊的时候,都喜欢问同一个问题,你觉得大规模应用到底会从传统互联网生态导过来呢,还是你也相信 Web 3.0 世界的原生力量?这次 Nick Grossman 给我举了个例子,他们早期投资的 duckduckgo(区块律动BlockBeats 注:隐私搜索,不熟悉的可以打开 Brave 浏览器的「隐私浏览」模式,你会看到下图),很多人当时就很诧异说怎么会有人用这玩意呢,谷歌就好了呀?但是现在,duckduckgo 已经有全世界 2% 的搜索流量了。




回顾过去网络每一次迭代,从 50-60 年代开始的大型机时代,到 90 年代微软为代表的桌面时代,再到 00 年以后才更为普及的云服务和开源软件时代,一次次的范式迭代都伴随着改变人类行为习惯的大规模应用的普及。很多人读过 Nick 当时的同事,后来创办了 Placeholder Ventures 的 Joel Monegro 写的那篇《胖协议》(注4)。然而我个人更喜欢 Nick 写的那篇《基础设施阶段之谜》(注5),因为历史不重复却总在以同样的规律前行,每一次新的大规模应用爆发,都建立在全新形成的用户行为。


我截了几个图,一目了然:


1)互联网服务的迭代:




2)手机端应用的迭代




3)区块链领域的迭代




我们今天虽然无法完全回答出来这些新的用户行为是什么,但是对于是否 Web 3.0 能够出现原生的大规模应用应该持有信心。

当然,临别的时候 Nick 很高兴的告诉我,我们共同投资的项目 Props
(注6)(Blockstack 以外另一个获得美国 Reg A 批准的项目)的用户数量涨的很厉害!我说的确有时候也需要存量用户导流,加速教育(俗称出圈)进程,这就是为啥我们对 Telegram Open Network 还是谨慎乐观的态度。

产品形态:至少要尝试多走几英里(go extra miles)


这次来中国,好几位投资人都表示惊艳于中国移动互联网的体验,哪怕只是微信自己作为一个「超级 App」。我跟他们讲了作为同时体验两波的用户的观察:最早的时候,大众点评和微信,基本上就是仿照 Yelp 和 WhatsApp 来做的;但是后来产品的迭代、细节的把控,让两边的对标产品的差距拉开了太多。晚饭席间我们讨论到一个在场的公司「贝宝」,提到他们设计的几款面对 C 端的金融理财产品,公司的人大概自己也没有预料到一个简单的 Triple 产品能够带来如此高的关注。这就是产品的力量,小到 APP 的用户界面与引导,大到金融产品本身结构的设计,在这个行业用传统互联网产品的标准要求自己的项目,往往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注:真的不是软广,只是举例说明)


再比如,我问 Brittany 的如何获客、如何转化已经用传统产品用的好好的用户、如何导流的问题,如果团队能出一款浏览器插件(或者跟哪个专业做这个的团队合作,比如 Torus)能够集成打通各种 ID,那或许 Blockstack「一个通用 ID 走全网」的目标才算实现。这些都是小小的细节,但在转化门槛这么高的今天,每一个细节的提升可能都会带来转化漏斗里多百分之一,甚至百分之零点一的提升,它们虽然看起来小,但是改变可能在积累几年后的某瞬间爆发。先不谈普通用户转化为持钱包、持币用户的教育门槛,产品本身无法做到和传统产品一样的体验,可能就已经把很多用户卡在门外了。

毕竟,每一次的多走几英里,到最后叠加起来可能就是十万八千里的差距


参考目录:

注1:https://blog.simondlr.com/patronage-as-an-asset-class

注2:https://mp.weixin.qq.com/s/NCjncWZAMEn-lljXKRMM6w

注3:https://www.theblockbeats.com/news/3350?from=timeline

注4:https://www.usv.com/writing/2016/08/fat-protocols/

注5:https://www.usv.com/writing/2018/10/the-myth-of-the-infrastructure-phase/

注6:https://www.propsproject.com/



分享文章
你可能感兴趣
下载区块律动App,不做圈外人
Cosmos 上首个 DeFi 项目 Kava 主网上线不到一周,验证者节点质押资产规模达 8000 万美元
Solana 公布安全审计报告,团队后续将关注「极端情况」
赵长鹏辟谣:币安上海被警方突袭一事毫无根据
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这篇文章 您还可以 复制原文链接
合作伙伴 PART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