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律动官网
扫码登录后可以使用日历,收藏文章
扫码下载 专业区块链研究机构 与咨询平台
Mable 带你逛 Web 3 峰会——专访 Fabric Ventures
Fabric Ventures
Nirvana Capital
Web 3
Web3 峰会
跨链
DAO
收藏
分享文章
Mable 带你逛 Web 3 峰会——专访 Fabric Ventures
区块律动BlockBeats 2019-08-26

整个区块链行业都瞩目的 Web 3 Summit 正在德国柏林进行。区块律动 BlockBeats 的特派记者 Mable 正在会场与多个加密资本合伙人和区块链项目方进行独家专访。Mable Jiang 是 Nirvana Capital(涅槃资本)的合伙人,她作为 Web 3 Summit 的圆桌会议嘉宾出席该活动,本次她采访的嘉宾是来自知名 Web 3.0 风投机构 Fabric Ventures 的两位合伙人 Richard Muirhead 和 Max Mersch。

Fabric Ventures 是区块链与 Web 3 行业的重要参与者,这家机构在今年 6 月份伦敦举办过 CogX 大会,邀请了数十家与 Web 3.0 行业有关的机构和项目方参加。其投资理论一直被人津津乐道,随着 Web 3.0 潮流的到来,Fabric Ventures 投资的项目也在崭露头角,成为目前区块链行业和 Web 3.0 行业新星。

在这次专访中,你将全面了解到:

Fabric Ventures 的创办故事

Fabric Ventures 的 Web 3.0 投资逻辑

传统 Web 2.0 机构应该如何拥抱 Web 3.0 变革

在人类历史和去中心化网络中,DAO 的作用是什么?

为什么 Fabric Ventures 不觉得 Cosmos 和 Polkadot 的跨链现在有价值?

image (2).png

以下是 Mable 与 Fabric Venture 的 Richard Muirhead 和 Max Mersch 的采访全记录(头图中,左为 Richard Muirhead、中间为 Mable、右为 Max Mersch)

Mable:你是否愿意分享一下 Fabric Ventures 成立的故事和背景呢?

Richard Muirhead:我在思考从哪里说起(where to pick up the thread - 双关语:thread 既是指主题,也是线头,表明很多头绪)。某种程度来说,Fabric Ventures 的创办是机缘巧合的成果。2016、17 年我们几个人在伦敦,在 OpenOcean(注:OpenOcean 是欧洲的一个早期创投基金)有一个基金,打算投资数据驱动、开发驱动和去中心化的题材,事后证明这类公司对于 OpenOcean 来说还是太偏技术驱动了,更确切地说投资「币」对 OpenOcean 的有限合伙协议而言过于激进。另外一方面,我们还有一个投资空间更为灵活的「车」(投资公司的壳)能够投资各种种子轮、相对高风险的项目。早期在两者之间定义模糊的时候错过有些项目的投资,留下了一些遗憾。

随着错过的项目越来越多,比如 Protocol Labs、Blockstack、Brave 和 一些 AI 项目,我们意识到成立一个专注投资上述题材项目的基金是必要的。许多例子都证明在这个行业里的专业化,包括社区维护、寻找新项目、流动性管理、托管、广义挖矿,等等都很重要,因此我们决心成立一个这样专业的基金团队。

2016 年末我们开始做 Fabric Ventures,部分成员在 2017 年中加入并完成了我们的第一笔投资。整个过程中,我们也花了一段时间来把我们自己完全从那两个前面提到的基金中剥离。

Mable:我注意到你们围绕 Web3 投资了很多项目?

Richard Muirhead:是的,这两年的时间里我们围绕这个主题大概做了 20 笔投资。我将把 Fabric Ventures 的整个工作分为不同阶段来讲述,每个阶段都会有不同的总结和归纳。

我最早对投资产生兴趣是在 2009、2010 年左右,当时我被 Y-Combinator、Andreessen Horowitz 对初创公司、合作创新产生的影响激发了兴趣。之前的很多年里,我创立了好几个 To B 的初创企业,这些都是一些技术性非常强的公司。后来我产生了一些浪漫主义的想法——做一些 To C 的东西,比如一个体育粉丝的线上社区,可以提供食物和酒类的派送服务,就是类似的你能可见可感的东西。我曾经觉得我非常渴望在酒会上,别人提到我投的项目,大家会说「我听说过」,或者「我用过」。但现在这些什么本地分片技术的公链、什么分布式账本技术,很显然是不会引起大家酒会上了解的兴趣(笑)。

我大概有三年时间经历了类似 Peter Thiel(区块律动 BlockBeats 注:Paypel 创始人,畅销书《从 0 到 1》作者)所有过的思想历程:「我们曾被许诺飞车,然而获得的却是 140 个字符(注:twitter 的一个 tweet 字数限制为 140 个字符)。」我想知道真正的基础性创新在哪里

我的第二家软件创业公司做的是专家系统,是和语义网中的数据本体有关的技术,现在这些技术对 AI 已经不是个新鲜事了。当下我们正在经历 AI 的文艺复兴,忽然之间,AI 可以识别出图象上的各种东西了。直到 2013 年,我接触到了比特币,几种主题似乎汇聚在了一起:5G、物联网、可视化的数据结构和算法,和与之相匹配的各种技术栈的集合就是 Web3。很长时间以来,人们对语义网寄予厚望,语义网中数据与机器可以进行任意形式的交互,并处理海量的大数据,这将使得我们向真正「以人为本」的互联网迈出巨大的一步,这就是我眼中 Web3 的主题。

Max Mersch:过去几年,Web3 的技术堆栈一直在不断进步。在可见的未来。一些开发者工具、面向普通用户的应用和募资的应用将会不断地出现。但更重要的是商业模型的演变。最开始比特币是价值存储,然后有了以太坊,用本地资产来支付交易,从而引领了一批带有支付代币的网络的兴起。这些加密货币的假设是如果网络本身获得了流量,支付代币的价值就会增加,但是这个逻辑还远没有被证真。今天,人们又发明了许多「工作型代币」(work token),比如参与质押、绑定了治理权益的代币,这些代币通常要求网络间的协调合作。其实各种各样的商业模型中的大部分将面临失败,而活下来的一两种将发展得越来越好、引领潮流。目前而言,我们觉得这些工作型代币有机会成为活下来的这一两种,因此我们押注了其中的一些项目,其中的大部分还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

Mable:Web2.0 的大企业通过像 Telegram Open Network 这样的项目主动拥抱 Web3.0,你如何评价这种现象呢?还有哪些 Web2.0 的巨头可能主动入场 Web3.0,保持自己在 2.0 的领军地位呢?或者你认为 Web3.0 将会原生哪些巨头呢?

Richard Muirhead:在一个大公司中创造一个全新的产品是很难的,有一本书叫做《创新者的窘境》。大型的公司往往会有固定的业务,带领押注一条新赛道往往需要非常强大的勇气和坚持,因为新项目的评判标准一定是和评判机构里面其他部门的标准截然不同的,而如果占用预算却不能取得效果往往会遭人嫉妒,等等。变革很困难这一点是一定的。我不知道是否有人建议 Pavel(区块律动 BlockBeats 注:Telegram 创始人)去花费大量精力去开创一个截然不同的新业务,是不是用完全独立的预算来做这个事情。我不知道 Facebook 怎样摆脱它基于 app 和网页、广告业务模型,并在重建的 Libra 系统上搭建新的商业模式,或许它们内部有分阶段吧,转移数据、然后基于数据重建一个新的应用之类的。我认为这非常之难,不过我想向扎克伯格脱帽致敬,我认为并非所有的商业领袖都有勇气去拥抱这么新的技术,而 Facebook 显然不是说说而已。

Max Mersch:我认为在未来几年大多数 Web2 的巨头仍然会坚持它们的固有商业模型,它们也许会成为 Web3 崛起道路上的阻碍。但在很多领域,它们将失去绝对领导权。它们中的一部分也许会走上艰难的转型,但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是 web3.0 是对现有盈利模式的绝对挑战。一个简单的例子是:未来的游戏将基于 NFT 非同质代币,玩家可以从一个游戏中将它们的财产转移到另一个中,而财产的控制权始终在玩家手中。现在的主流游戏生态都是封闭的,游戏厂商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力,玩家没有游戏资产的所有权。因此这些传统厂商一定是非常没有动力改变他们的经济模式的。

Mable:就像传统的企业架构和 DAO 拥有着相互冲突的理念,你认为当越来越多的 DAO 获得实践上的成功的时候,公司这一组织形式会消失么,还是共存?

Richard Muirhead:我认为 DAO 和公司都是社会组织的一种形态,没有谁消灭谁的问题。也许新的组织方案会更适用于一些特定的场景,也许是一些政治活动、也许是一些 NGO(区块律动 BlockBeats 注:非政府组织)。如果你认为 The DAO 是一种更好资本的分配组织形式,或者能做到更规模化但更好尽调的融资方法,它更有可能挖掘所有人的专业技能和智慧远见,并赋能一些真正有趣的项目,回报成果会证明这种方法是否值得大规模推广。当然,虽然它们可能真的有效,但单纯自证也将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Max Mersch:我认为这又回到了商业模式的问题,如果我们只是为了共同的利益而协作,DAO 当然会发挥作用,但这并不会改变商业的运作模式。大部分人和组织都是回报驱动的,所以我认为「工作型通证」才有机会彻底改变现有的公司理论,而不是:我是权益相关者,所以我存在动机去雇佣员工然后贩卖产品。我们可以想象一种网络,每个权益相关者都是网络提供者,它们有权出于兴趣或者利益来为网络做出自己的贡献,网络的安全性由人们的贡献度决定,更多的贡献会使系统可用性的提升符合网络效应。在我眼中,这种网络是可以改变当今企业形态的东西,无法长期协作的人们(也就是长尾的那部分人)会在这种网络中实现更长期的合作。

Richard Muirhead:我们认为「工作型代币」是一种软件驱动的新型实例,但这种实例的观念其实早已存在。在自治性的合作社模型中人们已经对其做过很多探索,比如农业和保险行业。而将公司制度一块块分离并软件化后,合作的广度将大幅提升。但需要注意的是,实现这样一个去中心化网络不一定需要去中心化的治理(区块律动 BlockBeats 注:也就是 DAO)。

比如在一个协会中,贡献者和客户都会获得参与奖励。我说这一点会受到争议,但他们并不一定需要一个去中心化的系统。比如美国的某个住房协会,事实上以前我合作过的很多中心化机构,都是这样的运作方式,贡献者也是使用者,而他们根本没进行任何投票。

Mable:我认为在未来每一个现有的社会习俗或者法律维系的组织都可能成为一个去中心化治理的单元,将会有大大小小的平台连接着每个单元,类似于 Polkadot 连接着每一条链。在过去,人们倾向于维持稳定的社会关系,而 DAO 的出现可能削弱这一社会习惯。比如说,人类社会在原始阶段,并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家庭,而是以部落制的形式存在,然而随着管理规模的扩大,统治者建立了家庭制度,方便社会关系的简化、便于税收,也利于社会稳定。同样公司制度的建立,也是为了利于公司机构的可持续稳定发展。到未来,人类可能通过 DAO 来使得自己不仅仅局限于一段单一的长期关系,比如像成为一个企业的长期员工。

Richard Muirhead:回顾数千年来的社会变迁是一个有趣的事情,人类的组织形式的变化有着漫长的历史。根据组织规模的大小,人类有着不同的组织模型:独裁、社会主义、代议制等等。这些模型都有着它的有效性,如果你能将他们的治理规则和经济机制通过软件复现,那这类软件就是 DAO。为什么不这么做呢?人类社会总是会陷入一种社会的治理循环,从民主到寡头制,而后再周而复始。在一个线上系统中实现复杂的人类治理,DAO 旨在追寻一种稳定而可持续的状态,但其实治理机制的很难自我持续,改变总是暴烈的。

Max Mersch:是的,当社会的摆钟摆得够远的时候,它总会回来。我认为 DAO 可能更适合一些大型的组织。纵观人类历史,人们总是在将信任扩大到越来越大的范围。从一开始的家庭、部落,然后扩张到城市。在这个过程中,人类会产生不同社会声誉,进而影响到与其他人的交往和商业行为。DAO 中,声誉系统和信任机制是全球的、量化的,这会使组织管理变得容易,进而扩大组织的有效治理规模。

Mable:有趣的观点!这让我产生了一些思考,有可能 DAO 将会给社会的参与者带来变革,但它在启动阶段就指定了作为「法律」的代码,而在我们现在的世界,一系列的社会惯例形成的集团:家庭、协会、公司等等,都是个体为了抗社会风险的一种自助,或者是管理者没有更好的管理方式而产生的,人们通过稳定的社会机构将生活简单化。我认为 DAO 不会止步于治理本身,而是可能会动摇一些社群的组织方式和某些社会组织的存在意义。

Richard Muirhead:我们常把公链称为一个全球性的村落,这个村落以 P2P 为基础,人和人之间可以相互信任,然后这个村子里有很多家庭单元,也许是 DAO。在你的叙事中,也许全球会是个高度自由的部落,它会让网络参与者的组织形式客观上被代码管理,而主观上退化回某种更原始、更简单的关系,它把现有世界复杂结构的一部分消解掉了,也许每个个体可以更简单地与世界进行交互和沟通。

Mable:其实我也不确定它能将我们带向何方。

Richard Muirhead:哈哈,我绝对不比你知道的多。我们的主题似乎进入了一个社会学和哲学的领域。

Mable:是的,我想这是区块链真正吸引我的地方之一,它是一个不仅仅关乎于技术的领域

Richard Muirhead:同时也不仅仅关乎于商业。

Mable:哈哈,没错!让我们把主题拉回关于治理项目的投资,很多人投资了 Aragon 这个治理协议。你如何看待对 DAO 类协议的投资,它们提供的各种治理工具,但另一方面,目前 DAO 鲜有落地的场景,所以你认为当下的区块链生态 DAO 会如何起步?

Richard Muirhead:我认为在基于现有的基础设施之上的应用的崛起过程将会是艰难的,我们将经历周期,但随着技术堆栈的累进,浪潮会在某个时刻忽然降临。不过,关键是这个过程是怎样的。我们现在看到,在这次 Web3 会议上,DAO 已经进入了更多人的视野,现在有各种形式的链上或链下治理方案在各种大大小小的公链中被实施。这些机制促进人们在网路中有组织地进行各种工作和活动,现在人们把这种治理模板抽象出来并进行进一步的设计,并在思考什么才能下一波技术浪潮,但这其实是不确定的,在落地前我们会经历漫长的实验。有时候落地不了,不是因为大家没有在解决真正的问题,而是因为现在的区块链易用性还是太差了。

Max Mersch:不同的 DAO 的各种用例之间差别巨大。如果你仔细分析 MolochDAO、MetaCartel、Maker DAO 甚至最初的 the DAO,你会发现它们都需要更加模块化,以实现各种不同的特性、归属、不同的功能配置、治理与投票机制、声誉系统,等等。这些没有一个标准化的设计,这不是一堆人在一块儿就可以开始提案和投票了。这仍然是个处于处于非常早期的领域,我们还在探索什么行得通而什么行不通。一旦我们掌握了一些确定的方法论,我们就可以把它用在最合适的地方——那些适合将 DAO 作为组织框架的领域。

Mable:最后一个话题,今年以来 Cosmos 和 Polkadot 引起了广泛关注,你如何看待这些提供链间可操作性的平台?它们似乎在未来的 1 到 2 年被寄予厚望。

Richard Muirhead:事实上,我不认为链间可操作性在当下是一个十分紧迫的需求,我们有许多方案可以绕开跨链我相信未来会存在许多公链,会存在有特殊需求的 Dapp 横跨数条链,但跨链不会成为阻碍 Dapp 落地的壁垒。我十分庆幸 Cosmos 和 Polkadot 之间存在的差异:Polkadot 提供全局安全性,所以新链的开发者的开发难度会被降低,同时避免了安全性的冷启动,开发者只需要考虑如何募资和进行用户体验设计,我希望看见 Polkadot 能让新链出现创新爆发。

Max Mersch:如果是从 Cosmos 的角度来看,不会为接入的侧链提供全局安全性,因为可能很多大的链都不需要跟别的链共享安全。我相信未来每个链都会有自己专门的用例,Dapp 至少会在一条有设计倾向性的链上部署,以便于对自身的性能参数进行优化,这就是 Polkadot 中平行链的设计模式,有的链需要为性能进行优化,有的需要为安全性进行妥协,同时它们还可以从全局安全性中获益。这就是未来几年我们所期待的东西。

Mable:我十分认同你刚才提到的关于定制链的观点,也许在未来,比如更复杂的一些游戏,一个游戏可能就需要订制化的一条链。

另一个有趣的点是,现在有如此之多同质化的 PoS 公链,你认为这种多链共存的市场将会走向何方?这些链的结局会是什么?

Richard Muirhead:我认为一条公链之所以存在不会是仅仅出于某个简单的理由,它是众多合力的结果,有开发者社区的因素,但是抢夺你的开发者生态就有点难。更可能像是别的链缺氧而死,开发者不得不转换过去。有些人会去开发一条自己的链,虽然他们的野心其实毫无必要,但是某种程度上这些繁多的小公链迷惑了人们对为未来公链霸权时代的判断,未来的协议层不会有太多的公链。

Max Mersch:有件事儿很逗,上周在 Parity Polkadot 和 Keep 的圆桌会议,当时有人问,公链的终局会是赢家通吃么,还是说不同 Layer 的公链有可能共存?Polkadot 和 Cosmos IBC 协议的开发人员都认为合作的空间是巨大的,并且所有的工作都将是有意义的。当时 Keep 就坐在中间,说:赢家通吃显然才会带来巨大的收益,不过这个人也声称不会再作更多评论。(笑)

Richard Muirhead:是的,哈哈,让我们把这两方暂时分开一会吧(「Let's KEEP - them separate for the moment - 双关语:keep 既是动词,又是项目名称 )。

Mable:(笑)你真的很喜欢双关语!感谢你们俩今天的时间接受采访,我很享受这个对话。


更多Mable 带你逛 Web 3 峰会专访请点击查看:

Mable 带你逛 Web 3 峰会——专访 1confirmation 合伙人 Nick Tamaino

Mable带你逛Web 3峰会——专访CoinFund Jake Brukhman

分享文章
你可能感兴趣
下载区块律动App,不做圈外人
赵长鹏辟谣:币安上海被警方突袭一事毫无根据
区块链分析公司 Chainalysis 裁员 20%,“旨在避免意外情况”
洲际交易所(ICE)宣布推出以现金结算的比特币期货合约,计划 12 月 9 日上线
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这篇文章 您还可以 复制原文链接
合作伙伴 PART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