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险提示
风险提示: 律动 BlockBeats 提醒,根据银保监会等五部门于 2018 年 8 月发布《关于防范以「虚拟货币」「区块链」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提示》的文件,请广大公众理性看待区块链,不要盲目相信天花乱坠的承诺,树立正确的货币观念和投资理念,切实提高风险意识;对发现的违法犯罪线索,可积极向有关部门举报反映。或联系律动tousu@theblockbeats.com。
举报
简体中文 繁体中文
English(Google translation)
登录/注册
热门排行
热门搜索
没有找到搜索内容
查看更多
CryptoPunks、Meebits的背后团队:只有两人的NFT爆款制造机
NFT 2021年05月07日 16:20
他们曾因收入问题炮轰安卓应用市场,后来创造了CryptoPunks。

撰文:0x13,律动BlockBeats


5 月 4 日,本有些沉寂的 NFT 领域再次沸腾了起来,Larva Labs 推出了他们的第三个 NFT 项目——Meebits。

 

Meebits 的发售采用的荷兰拍模式,起拍价 2.5ETH,一段时间内没有交易量后,价格会逐步下降。不过,背靠 Larva Labs 的品牌,Meebits 在很短的时间便已售罄,均价 2.4ETH。

 

短短三天时间,Meebits 在二级市场的总交易额便已高达 1.2 万 ETH,约合 4200 万美元,比目前最热门的 NFT 收藏品项目 CryptoPunks 的七日交易额还要高出不少,在 Meebits 二级市场交易开启的第一天,OpenSea 当日交易额达 2313.75 万美元,创历史新高。

 

万丈高楼平地起。

 

可能有人会问,这个 Larva Labs 究竟是什么来头,为什么它推出的 NFT 项目会遭到如此哄抢,为什么它的 NFT 项目能在如今这个庞杂且混乱的 NFT 交易市场中杀个七进七出呢?

 

化茧成蝶前

 

Larva Labs 中文意为「幼虫实验室」,迄今为止做过的最广为人知的事情便是推出了 CryptoPunks,而在幼虫「化茧成蝶」之前,Larva Labs 只是一家专门开发 iPhone 及 Android 等移动应用程序的软件公司,公司不太大,只有 John Watkinson 和 Matt Hall 两个人。

 

John 和 Matt 是老相识了。他们在 1994 年进入多伦多大学学习计算机科学专业。毕业后,Matt 在 Agency.com、Modus 和哥伦比亚大学医学中心任职软件工程师;而 John 选择继续深造,在多伦多大学读完计算机科学专业研究生的 7 年后,又在哥伦比亚大学读了电气工程和遗传学的博士。

 

2005 年,俩人决定创业,一起创办了 Larva Labs。那时互联网刚发展几年,他们给 Larva Labs 的定位还只是「小型移动端独立软件开发商」,主要是开发 App。随着 iPhone 在 2007 年将智能手机带到了全新高度,移动应用也成了新风口。

 

那时的 Larva Labs 也创造过一些爆款小游戏,比如《Trism》这款游戏在苹果 App Store 前两个月的销售额便高达 25 万美元,

 


 

就像很多开发者一样,Larva Labs 的两位创始人在寻找自己定位的途中,也因为中心化平台的种种问题产生了各种抱怨。他们一定想不到,在十几年后,他们可以靠一个去中心化的项目在一天之内的收入高达近 8000 万美元。

 

CryptoPunks 的诞生

 

时间来到 2017 年,对于 John 和 Matt 来说,这也许是他们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年。

 

2017 年初,John 制作了一个「像素角色生成器」,他们已经可以用它创造出很多很酷的像素角色头像。不过一开始他们也没想好要用这个生成器做些什么,给一款新游戏创建一些角色吗?有点太无聊了,但是还能做些什么呢?他们的想法被一个个地提出又被一个个地否决,直到他们了解到了区块链、以太坊。

 

John 和 Matt 最终决定将这些像素头像带到区块链上,让他们的独特性得到验证并让它们可以被人拥有,而这些以 20 世纪密码朋克运动为灵感的像素头像也成为了真正的收藏品。而且时间也证明了他们这一决策是无比正确的。

 

「这是一个实验。」Matt 说道,他们心情无比忐忑,不确定这个想法能不能落地、技术能不能实现、人们能不能接受虚拟收藏品。

 

如今被广泛用于 NFT 领域的 ERC-721 和 ERC-1155 标准还没有被创造出来,那时以太坊社区才刚刚起步,关于 Solidity 开发的信息以及 Stack Overflow 论坛的回复很少,因此他们能做的只是在 ERC-20 标准之上进行修改。

 

于是他们只能摸着石头过河,果不其然,他们犯下了一个巨大的错误。

 

在最开始,John 和 Matt 给自己留了 1000 个 CryptoPunk,其他的全部免费送出,在一个星期左右所有的 CryptoPunk 便全部被认领完了。当一级市场关闭之后,二级市场的交易便开始活跃起来。

 

John 和 Matt 在智能合约中嵌入了交易市场,他们想让用户可以便捷地交易他们的 CryptoPunk,在他们的设想中,一位用户想出价 1ETH 来购买某个 CryptoPunk,另一个用户挂单 1ETH 出售该 CryptoPunk,智能合约便会代理进行这笔交易,一切似乎都如顺水推舟一般顺利发展。

 

直到有一天,一个用户发布推特说:「我以 1ETH 的价格卖掉了我的 CryptoPunk,但我却没收到钱。」

 

一石激起千层浪,John 和 Matt 开始检查智能合约,发现问题在于智能合约没有将买家的钱分配给卖方,反而是分配回了买家手中,也就是说,买家在支出 1ETH 后不仅能拿到 CryptoPunk,而且还能拿回自己支出的 1ETH。

 

在此之前人们都很看好 CryptoPunk,也都为自己可以拥有一枚 CryptoPunk 感到自豪,但这样的漏洞无异于灭顶之灾。

 

合约发现问题,修复就好。不过,要确保每个人拿到的还是自己手中的 CryptoPunk,需要重新运行无数交易,需要 John 和 Matt 支付上千美元的 Gas 费,这可不是笔小数目。更困难的是,在发生了这件事之后,他们是否还能被社区信任,CryptoPunk 社区的成员们是否还会继续认同 CryptoPunk 的价值呢?

 

John 和 Matt 惴惴不安地把这件事告诉了社区,承认了他们犯的错误,并告诉人们 CryptoPunks 需要迁移到新的智能合约。出乎意料的是没有人反对,大家都赞成这样做,都选择继续支持他们,「没有人抱怨说『我只接受旧版智能合约』。」John 和 Matt 高兴极了,这让他们真正地感受到了社区力量的凝聚。

 

于是问题很快便得到了解决,并且 John 和 Matt 还新添加了「投标」功能,人们可以对某个 CryptoPunk 出价,买家支出的钱会被存储在智能合约当中,当卖方接受投标后,交易便会立刻进行,每一个 CryptoPunk 都有了一个专属小市场。

 

再之后便是大家耳熟能详的故事,CryptoPunks 在苏黎世线下展出并且展出作品很快售罄、二级市场交易额最高 4200 ETH(当时约合 750 万美元)、在 2021 年第二季度将会登陆佳士得与苏富比拍卖行。

 


 

「我认为,我们现在是艺术家了。」

 

Larva Labs 的第二个项目没有 CryptoPunks 这么大的名气,但也同样体现出了 John 和 Matt 天才般的创意。

 


 

这个项目叫做 Autoglyphs,一个区块链字符生成艺术 NFT 项目。相比于 CryptoPunk 每一个 NFT 都有着一个具象化的图案,Autoglyphs 则抽象得多,看似简单、杂乱的字符却暗藏玄机。

 

这一系列艺术作品的灵感来自于 1960 年代生成艺术家 Michael Noll 和 Ken Knowlton 的作品,在当时,计算机存储容量有限,因此他们只能用这些简单的字符拼凑成一幅幅艺术作品。

 


Michael A Noll, Computer Composition with Lines, 1964

 

而 John 和 Matt 想要挑战的不是计算机存储容量,而是区块存储容量。

 

在创作 CryptoPunk 的时候,他们选择把图像文件存储在 Larva Labs 的链下服务器中,而非链上,虽然面临着无法防止篡改的风险,但也轻松避免了区块存储容量的问题。

 

不过这一次,John 和 Matt 希望尝试把 Autoglyphs 存储在区块链上,传统的 jpg 或 png 图像文件太大了,因此他们只能选择用字符创作。

 

「我们必须编写一段精简却高效的代码、作品输出必须是少量数据或文本,这些约束条件曾让我们寸步难行。」John 和 Matt 反复尝试创作了无数个生成器,将它们的代码改写成智能合约,才终于找到了一个最合适的,不过即便是这样,交易费用仍然高得吓人,当时以太坊区块 Gas Limit 为 800 万,他们生成一个 Autoglyphs NFT 就要花费 300 万。即便如此,他们还是选择继续做了下去。

 

严格来说,存储在区块链上的并不是一张图像,而只是一段代码,当你想看图像时,代码便会运行生成出一张图像。

 

John 和 Matt 说,Autoglyphs 系列 NFT 是对 60 年代至 70 年代的生成艺术家们的致敬,在他们推出 CryptoPunk 并开始探索数字领域时,他们发现那个年代的艺术并没有得到太多关注与赞赏,这是件令人无比遗憾的事情。

 

在推出 Autoglyphs 不久后的一次采访中,当被主持人问到他们现在是什么身份,还是「小型移动端独立软件开发商」吗,John 说:「我认为,我们现在是艺术家了。」

 

你好,元宇宙

 

从象征着密码朋克运动并引爆加密世界的 CryptoPunk,到致敬 60 年代生成艺术的 Autoglyphs,John 和 Matt 一直在用他们的方式描绘着他们所热爱的、尊重的世界与精神,而他们的第三个项目 Meebits 代表着他们对元宇宙的热衷。

 

Meebits 在正式推出之前就已经备受关注。True Ventures 合伙人、著名投资者 Kevin Rose 发推预告了这个项目:「我刚刚看到了 CryptoPunks 制作团队 Larva Labs 将推出的下一个 NFT 项目的早期预览图,我的上帝啊,快准备好你们的 ETH 吧。」



 

这一番话无疑让大家无比期待这一项目,而事实证明,大家的期待是值得的。

 


 

Meebits 更像是一个「升级版的 CryptoPunks」,从像素头像变成了体素人偶,再加上系列 NFT 收藏品常用的不同元素、稀有度的玩法,吸引了无数用户参与抢购。但如果仅仅是这一点改动,还不足以说这是一个优秀的、有创新的作品,更重要的是,以往这些静态的「摆件」在这一次竟然可以动了。

 

 

 

而这些可以自由活动的小人偶将可以适配到任何元宇宙当中。元宇宙可以说是近期最火热的概念,被人们认为是互联网的下一形态,也是未来人们社交、娱乐、工作、生活的虚拟世界。而在这个虚拟世界中,如果能有一个 Meebits 角色「皮肤」,将会是一件超级酷的事情。

 

Larva Labs 是 NFT 的先驱者,通过 CryptoPunks 为人们打开了 NFT 世界的大门,同时,Larva Labs 也一直在做着他们真正想做的事情,通过一个个作品描绘着他们所热爱的这个世界,从密码朋克到生成艺术再到元宇宙,虽然不知道 Larva Labs 下一系列作品将会瞄准哪里,但是毫无疑问,他们会继续制作专属于 Z 世代和所有数字原住民的珍贵收藏品。

 


律动 BlockBeats 提醒,根据银保监会等五部门于 2018 年 8 月发布《关于防范以「虚拟货币」「区块链」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提示》的文件,请广大公众理性看待区块链,不要盲目相信天花乱坠的承诺,树立正确的货币观念和投资理念,切实提高风险意识;对发现的违法犯罪线索,可积极向有关部门举报反映。

NFTCryptopunkLarva LabsMeebits
N

NFT

以太坊上的「二次元」,独一无二的体现

扫码下载律动APP

专业区块链研究机构 与资讯平台